欢迎来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      

高端   精准   创新   融合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扶贫要闻


夏更生:尽锐出战 攻坚克难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来源:国务院扶贫办      发布时间:2019-03-15 11:41      浏览次数:305

1

脱贫攻坚取得“三大成就”、“三大贡献”

主持人:

夏主任,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分析我国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时,也是明确指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对此,咱们应该怎么看呢?

夏更生:

我们的扶贫开发工作,从十八大以来,进入了“脱贫攻坚”的新阶段,叫精准扶贫阶段。经过三年的精准扶贫,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提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这是根据前三年任务完成和进展情况提出来的,要通过攻坚战,加大力度、加快进度,确保如期打赢。2015年,中央召开了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出台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对脱贫攻坚进行专门的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发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动员令。

从2013年开始精准扶贫,2016年打响脱贫攻坚战,目前,脱贫攻坚态势良好。六年来,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累计减贫8239万人,年均减少贫困人口1300多万,这是历史上非常了不起的成绩,是前所未有的。在贫困人口逐年减少的同时,连续六年贫困人口的收入增幅高于全国农民人均收入增幅。关于脱贫攻坚取得的成绩,我觉得可以概括为“三大成就”、“三大贡献”。

三大成就:一是理论成就。在脱贫攻坚伟大实践中,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形成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方略,这是中国首创,也得到世界的普遍赞誉。

二是政策成就。在脱贫攻坚的顶层设计中,形成了“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管理体制和脱贫攻坚责任体系、政策体系、投入体系、动员体系、监督体系、考核体系,为脱贫攻坚提供了有力制度保障。

三是攻坚成就。刚才你所问到的,我们干了六年,攻坚了三年,交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成绩单?这个成绩单上写着,我们累计减少了8239万贫困人口,我国的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的10.2%下降到2018年的1.7%,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广大贫困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

三大贡献:一是政治上的贡献。通过脱贫攻坚的洗礼,一大批讲政治、善作为、敢担当、能攻坚克难的干部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锻炼和提高。通过脱贫攻坚,精准地瞄准群众的需求,解决贫困群众的难题,有这么多干部下去,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厚植了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和群众基础。

二是经济社会上的贡献。通过脱贫攻坚,改变了贫困地区的面貌,这种变化应该说是翻天覆地的。上世纪90年代,我们到一个贫困县,没有两天是到不了的,现在半天之内基本上都能到。原来我们去一个村,下车后,还要走两三个小时才到,现在除了极其少数的地方,绝大多数行政村都通了硬化路。网络方面,城里网络很发达,在贫困村,照样有电商,连老人都会玩手机,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

三是国际上的贡献。我们国家减少的贫困人口,对世界的贡献率是多大?70%以上,而且多年来一直保持在70%以上。通过脱贫攻坚,为全球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

2

为何说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

主持人:

夏主任,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分析我国发展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时,也是明确指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对此,咱们应该怎么看呢?

夏更生:

中央每年都对脱贫攻坚形势进行分析,2017年的时候,按照既定的部署、已有的投入力度和工作强度,打赢脱贫攻坚战在面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全国还存在一些地区,贫困程度比较深,如果按照以往的步伐和节奏,那么到2020年,这些地区很可能就会拖后腿,整个攻坚战就难以打赢。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太原市主持召开座谈会,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进行安排部署,吹响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的号角,这就形成了脱贫攻坚面上整体推进和深度地区重点突破相结合的思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我觉得这个判断,完全符合深度贫困地区的实际。因为深度贫困地区欠帐多、底子薄、范围广、难度大,这是这些地区共同的特点。

欠帐多,主要是基础设施落后,公共服务水平低,欠账很大。底子薄,主要是这些地区地处偏远,交通闭塞,自然条件差。范围广,主要是这些地方地域广阔,比如说解决路的问题,要是在一些中部地区,县与县之间相对比较集中,一定的投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像新疆这样的地方,地州之间的距离都有七八百公里,县与县之间的距离,也在百公里以上,所以路的问题解决起来就比较难。我刚从内蒙古回来,那里每个村之间距离都很大,一个自然村到另一个自然村开车也要花些时间,和东部比较集中的地方不一样。难度大,主要是这些地区贫困发生率高,“三区三州”为8.2%。三区三州外的深度贫困县为6%,都比较高。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再大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从全国来说,深度贫困地区主要分布在水源涵养区、生态保护区、少数民族地区。比如青海,是三江源头、中华水塔,为我们的生态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所以更需要加大帮扶力度,加快这些地区的脱贫步伐。此外,还有一些深度贫困地区涉及到边疆稳定,更应该给予大力的帮扶。从全面小康的目标来看,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都不能少。如果最难的地方不脱贫,落下的就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所以,再难的硬骨头我们也要啃下。

虽然困难很大,但我们对攻克深度贫困堡垒充满信心。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中央26个部门制定了27个政策性文件,明确资金、项目、力量都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去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新增200亿,其中120亿用于深度贫困地区。各省、区、市也加大工作力度,给予倾斜支持。 “三区三州”2018年全年共减少贫困人口134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了6.4个百分点,下降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脱贫攻坚步伐明显加快。

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深入,扶贫的政策、项目会不断地显现它的效果。通过这几年这种政策、项目以及人员、技术力量的叠加,扶贫的效果越来越显现,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到2020年深度贫困地区这块硬骨头一定会啃下来。

3

为何确立“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000万以上”目标

主持人:

夏主任,政府工作报告在确定今年经济社会主要预期目标的时候明确了“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000万以上”,为什么会确立这样的一个目标?

夏更生:

第一,我觉得从年度目标来说,到现在确定这样的目标,是非常了不起的。前面我也谈过,从国际上来说,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左右时,基本上很难再下降。从国内来看,以往扶贫的过程中,最后也都是留了锅底。我们现在贫困发生率是1.7%,而且脱贫攻坚是不留锅底的,在这种情况下,今年再减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是很了不起的。

第二,今年再减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的目标,是基于科学分析和综合研判得来的,这个数不是拍脑袋,不是心血来潮。我们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让每个省分析本省剩下贫困人口的状况,按照“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进行分类、排队,制定本省减贫计划,我们进行汇总分析后,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研究审定。为保证年度减贫任务能够完成,我们还与各省签订责任书,这也是倒逼各省继续保持攻坚的力度,防止出现松懈。

第三,确定这样的目标,明年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就更有底气了。今年把这些任务完成,明年就只剩几百万的人口需要脱贫,这就为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我们还有巩固脱贫成效的任务,对已经脱贫的人口,还需要继续采取帮扶措施,防止返贫。所以说,我们一方面要攻坚,啃下硬骨头,完成剩余贫困人口的脱贫;另外一方面,已经脱贫的还要巩固,只有这样,到最后才能够交一份高质量的、比较有成色的脱贫攻坚答卷。

4

实现“两不愁、三保障”面临4个突出问题

主持人:

政府工作报告安排2019年工作的时候明确提出了“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的要求,同时指出,“重点解决实现‘两不愁、三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这些突出问题主要有哪些,应该怎么破解呢?

夏更生:

这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这次两会交给扶贫领域的一个重大的任务。我们攻坚这么多年,大多数的问题基本上都解决了,现在为什么要提解决“两不愁、三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呢?因为“两不愁、三保障”是脱贫标准,通过对建档立卡大数据分析和考核监督我们发现,“两不愁”的问题总体上解决了, “三保障”这一块还有一些短板和弱项。这些问题要不解决,相对应的贫困人口就不能说真正实现了脱贫。

现在主要存在四个问题。

第一,义务教育有保障方面,还存在一些辍学的问题。当然,辍学的原因,一部分是因贫,还有一部分是厌学,所以要尽最大的努力劝返,控辍保学。这方面虽然量不大,但是要花很大精力去做这个事。

第二个突出问题是基本医疗保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现在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始终是贫困人口脱贫的一条拦路虎。这么多年,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健康扶贫上,大力实施“三个一批”,即大病救治一批、慢病签约服务一批、重病兜底一批,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是现在因病致贫返贫这个问题依然比较突出。有的村里面还没有卫生室,有的卫生室还没有合格的大夫,有的政策落实还不到位,这都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个突出问题是部分群众住危房的问题,如果建成小康社会了,还有群众住在危房里,随时有生命危险,夜里面担心睡不着觉,下雨了屋里漏得用盆子接,这个不能叫小康。

第四个突出问题是安全饮水问题,现在贫困地区的很多地方病,都与饮水不安全有关系。所以,饮水安全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会议以后,各相关部门迅速行动,将于今年3月底之前摸清底数,制定方案,拿出时间表、路线图、任务书。关键是把底数找清楚,落细攻击点位,一个一个对帐销号,把突出的问题解决。这项工作,目前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

5

对特殊贫困群体要有保障性扶贫措施

主持人:

夏主任,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落实对特殊贫困人口的保障措施”,请问这些保障措施具体都有哪些?

夏更生:

脱贫攻坚战打到现在,还面临三大难题,第一个是深度贫困地区,第二个是“两不愁、三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第三个是特殊贫困群体。前面两个问题刚才和网友已作了个交流。关于第三个问题,现在特殊贫困群体主要有三类,一个是老年人,一个是病人,一个是残疾人。现在剩下的贫困人口里面,贫困老人大概是占到四分之一,贫困病人大概占到五分之一,贫困残疾人大概占到八分之一。对于这部分特殊贫困群体,要采取特殊措施,不仅要有开发式扶贫的措施,还要有保障性扶贫的措施。各地对养老保险缴费,采取贫困人口予以免除的政策。另外,农村老年人到60、70多岁,你让他干重体力活不行,但可以在扶贫车间里面打打工,一个月挣几百块钱,有的还挣一两千,他非常幸福。他在家待着很闷,在扶贫车间那里还有人聊天,干着活,动着手脚,还挣着钱,又在家门口。这几类群体,一方面是政策保障,另一方面还需要服务保障。比如说残疾人,现在有残疾人的两项补贴,也有低保,但是有的残疾人,你给他钱,但他买不回来东西,吃不到嘴里面,所以,对于这种特殊群体,我们在怎么搞好服务这方面,各地也是因地制宜做了很好的探索。贫困病人这一块,目前来说,政策设计比较全了,落实的也比较好。所以,针对特殊贫困群体,关键是要用心用情搞好服务,扎扎实实抓好政策落实。

6

返贫客观存在 但人数逐年大幅下降

主持人:

夏主任,刚刚您也在访谈的过程中介绍到了,从2012年开始已经脱贫的人口有8000多万人,目前这些脱贫人口中有没有返贫的,量大不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对摘帽县和脱贫人口的扶持政策要保持一段时间,巩固脱贫成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呢?

夏更生:

现在随着脱贫攻坚深入推进,防止返贫、巩固提升已有的脱贫成果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在部署脱贫攻坚的时候,一直强调建立稳定脱贫长效机制。

第一,关于返贫的问题,我们每年都进行监测。返贫是客观存在的,但逐年大幅下降。2016年返贫人数是68.4万,2017年是20.8万,到2018年底是5.8万。所以,我们脱贫攻坚的质量和成色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防止返贫,巩固成果,不仅是在攻坚期内的要求,我想攻坚结束以后,还是要持续抓好。

第二,贫困退出后,还要巩固成果。现在总共有153个贫困县摘帽了,2018年申请摘帽的还有280多个,这些县宣布摘帽后,意味着我们将有超过50%贫困县摘帽。全国12.6万个贫困村,现在已经有80%左右的退出了。贫困人口减贫累计完成8239万人,达到85%左右。现在虽然完成了大部分的减贫任务,但不是说这些已经脱贫的人、已经脱贫的村、已经摘帽的县就是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还是要继续做好工作。一方面防止返贫,另一方面促进巩固提升。要持续稳定脱贫,根本的还是要靠产业,靠就业。我们现在重要的是通过脱贫攻坚,让大家都有手艺,都有本事,哪怕不给发钱,他也有这个本事,能通过自身努力挣到钱,这是最主要的。

当然,脱贫攻坚持续作战,有的有疲劳感,有的想歇歇脚、喘口气,我们发现只要有这个苗头,工作就会滑坡。工作中我们发现,有的贫困县摘帽之后,剩下的贫困人口减贫速度慢了很多,有的收入不增反降,这些问题引起了我们的警觉。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更要两手抓,一手抓解决脱贫的问题,一手抓巩固提升的问题。

对于贫困县摘帽以后怎么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得非常清楚,就是要做到“四个不摘”: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保持责任不变,不能因为摘了帽,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就没了,或者换频道做别的去了。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脱贫攻坚要靶心不变、焦点不散、频道不换。保持政策不变,是因为政策效果的显现需要一个过程,贫困群众刚享受了点政策、脱了贫,给他戛然而止了,就很可能返贫,所以要扶上马再送上一程。帮扶也是同样的道理,有的贫困县摘了帽就把驻村工作队减少了,或者撤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不行,还要保持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就是要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我们现在这个考核,年度对省级党委政府考核,每个省都要抽一个深度贫困县,还要抽一个脱贫县,就是看看这个县脱贫以后,工作怎么样,效果怎么样,是在继续沿着脱贫攻坚正确的轨道向前推进,还是走偏了,停下来了。我们通过考核,也包括日常的督查巡查,发现问题提醒,甚至约谈,把这些问题及时解决。

我觉得通过这四个不摘,把责任压实、政策继续落实,帮扶不松套,监管紧箍咒,这样才能保证到2020年大考的时候各地都能考出一个好成绩,如期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兑现我们党的庄严承诺。